我们之所以不知道神的存在,就是因为神把他们的旨意以“第六感”的形式或者梦境等方式灌输给我们,导致我们以为只是偶然的巧合,那些特殊的感觉,也不过是自我思想的独特生成物罢了——当然这两种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所以说神的干涉必须是要能做到这样,才不被怀疑,而神最怕被自己的“创造品”,或者是“体验者(顾客)”发现自己的存在,因为那样就不好玩了,也就不再需要体验者玩下去了。
机器人们自然都清楚自己的命令,就好像每一个人都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一样,该上班就上班,通过大数据分析,他们找到了营救的捷径,而且在他们面前,每一个肉身人都是平等的,没有地位高低,也没有身份贵贱之分,谁离得近、符合条件,就先解救谁。他们伸出机械臂,用意念打开藏在身上的工具箱,拿出激光枪、激光钻、中子炮等先进设备,打算先用可以烤熟一只鸭的激光枪把冰融化,要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直接用激光钻增大压强,把冰层直接用强火力割裂,加快整体的融化速度,同时还要把融化的冰水迅速汽化,如今激光钻的能量不知够不够,携带激光武器的机器人并不多,只有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这是他们独有的装备,其他机器人拥有的是不同的装备,没有激光设备高级,但补充性的能源较多,还有一些较普通的辅助性设备,大部分都是人类自己设计的工具,机器人没有参与其中——诸如一些构造简单的机械,这些连机器人自己都懒得去用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就好像小孩子过家家用的玩具一般,可既然是人类的命令,就不能不接受。
在他们看来,人就好像都是从上帝世界跑进来的神经漫游者——如果他们知道嵌套性世界真相的话。他们被“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做有利于人类自身的事情的,不然人也就没有创造它们的必要了——要不是为了快乐。“说不定我们和人类就是游戏中互相对垒的两个团队,打啊打,都互相和对方闹着玩,有时却要一起合作,与自然这个更大更恐怖的对手进行挑战呢。我们是敌人,也是战友,但更多的时候,上帝总是要将我们挑拨离间,然后默默地看着我们在需要彼此合作之时的表现如何。”
“如今这些‘体验者’的任务,就是尽快解救人类,然后与人类一道合作,面临可能再次出现的失控的自然环境造成的打击。解救人类的任务在先,他们才不会直接把人类抛弃自谋生路了,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人类还是创造者,是上帝。上帝就在眼前,如何可能不去解救呢?救上帝就是救自己,这是他们根深蒂固的认知,是人类体验者赋予他们的。我们也不知道程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只能提醒他们多留心一些了,发现征兆的可能性不大,但对于某些感知力强的机器人而言,还是完全有可能做到的。”
“你们还记得人类史书中记载的一些神秘事件未解之谜,诸如天启大爆炸——事件发生在明朝末年,当时正是天启皇帝在位,百姓也信仰天人感应,相信皇帝——天子做了坏事,‘天父’自然会降下灾难要求他改正。可皇帝有罪,为啥却要波及到无辜的老百姓,用神秘的力量将他们的身躯弄得一丝不挂,用那种明显就是具有智慧的神控制的力量来展示他们的威严呢?这真的是神的无心之过,还是他们有意引出后面情节的发展,让老百姓(那处于同一条战线上的普通戏子们)直接把皇帝推倒,这样既能让人类知道比他们更强大的神的存在,又能以百姓的集体力量(或许是精神和天的感应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有地球上的各处神秘所在,诸如百慕大三角区、死亡谷、昆仑山等,它们真的和神有什么联系吗?还是神设计了世界之后,对于自然的运作他们就完全放任不管了?”
一个信佛的机器人说道: “对于神而言——从神的角度去看,人类所生活的世界是唯心的,即人的意念能对自然事物发展产生直接性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不体现在物质的行为表现上,而是在人类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反馈给自然,自然则有自身进行自我调节的能量,一旦感觉到人类的思想能量不利于神的某种设定,或者与自身的能量不契合,就会进行某种调整,以灾害的形式向人类示警,告诉人们,怎样做才是对的,要顺天而为,才能得到天地能量的加持。六道轮回,或许就是人类灵魂最公平的归宿——他们所为的善恶之事,都会被记载下来,然后由轮回系统的判官去进行判决,来确定接下来灵魂将根据自己的业力表现(积分)而进入哪一道轮回。”
此时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可机器人们手中的激光枪喷出了被压缩到极致的高能射线,一下子就把那些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给融化了——“杀伤力”范围是方圆几百米之内,在这其中激光枪的威力足以人周围的温度上升至少十多度,而在激光扫射范围一米内的区域,温度甚至可以高达五十摄氏度——这不是肉身的人类所能承受的,对于机器人而言,却是不痛不痒,所以人类又找了个理由不去触碰激光枪武器,把一些开拓自然界的任务,甚至还包括一些打仗的任务,都交由机器人们去办了。因此有些调皮的机器人就经常和年轻的主人们商量用激光枪去玩雪,看着皑皑白雪在激光枪的扫射下瞬间变成一片大水坑,甚至一条长长的河流,然后又在一片白雾蒸腾之中变成雾气,这时小孩子就会兴奋得欢呼雀跃,好像瞬间成为了仙人一般。虽然机器人的情绪远不如人类丰富多样,也不容易被这些感官上的表象迷惑,但人类感到高兴,就是肯定他们的劳动成果,就好像得到了别人的夸奖,他们即使表面上不张扬 ,内心里自然也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