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梦,她从出生做到现在,从清晨做到夜晚,从豆蔻做到晚秋。她生活之中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个梦境,仿佛这本就是她记忆中的一部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她从小就被这梦境一般的回忆纠缠得难以排解,时常望着远处发呆。记忆中的那块三生石,到底在哪里呢?

有算命的闲人曾经告诉她,她很可能拥有前世反复纠缠的记忆,而前世未了的情感孽根,应该早些拔除,否则她是不会有属于今世的新生活的,这种隔世的情感纠缠会让她完全失去自我,从而生活在前世的回忆里,难以超脱出来。最后算命师告诉她,她必须去找到前世的那个负心郎,要么和他重新和好,要么向他举起屠刀报仇。

算命师似乎是好心地提醒说:“这家伙大概还活着,而且年纪已经很大了。可是你才二十岁,你还有大量的青春年华,报复他只会荒废掉你的一切,法律是容不下你这么做的。即使你有再大的恩怨,谁能相信你上辈子留下的仇恨?但当你遇到他的时候,你的心里就会产生感应,这种感应不会有错,还希望你能多考虑考虑要如何行事。”她咬牙切齿坚决地说道:“白白让这王八多快活了那么多年,而我却在轮回之中苦苦渡劫。和他重新继续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必须让他同样血溅三生石,用以祭奠我前世的青春和恋情!这等无情无义的家伙,如何能容得下他继续快活?今生今世,我一定要报仇!”

算命师叹息道:“其实只要你上辈子能勘破这个‘情’字,拥有自己的生活,或许也会有新的梦想,并且开始新的奋斗,也不至于殉情而死。世人有情亦无情,这又是何苦呢?”她冷笑着打断:“你别说了,我如何就堪不破?是他无情,是他践踏诺言,我就悔恨这种行径!即使是坐大牢,我也要他死!”算命师苦苦劝谏:“可是你还年轻,他已经一只脚踏进尘土里了,你还为她辜负青春,这比上辈子更愚蠢了。”

她愣了半天,忽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我该怎么办啊!我是疯子吗我为什么还要记着上辈子的那个负心汉!”算命师叹息道:“仇恨难解,本就该了结的,姑娘这不是你的错。虽然法律不允许,但我会尽力和你一道的。”他走上前来,一脸同情地抓住了女子的手。女子的哭声吸引了不少围观的人,听说了女子前世的仇恨之后,就有不少人哈哈大笑:“你在编故事呢,有谁记得前世!哈哈哈!”

“和那些自称上辈子经历过史前文明生活的家伙一样愚不可及,真是掩耳盗铃!笑死天下人了!”

围观的那些衣着鲜亮的民众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令她看了,恍如隔世。车鸣喧嚣,奔流不息,仿佛连时光都变得更加残忍了。还是算命师一脸严肃地连连解释说:“前世的记忆并不假,也不是只存在于古老的传说里。因为人死亡后意识会以电磁场的形式离开肉体,继续在空间之中存在着。而新生命的诞生只是这些意识经过外部空间的活动后进入到成形的肉体内部,但自然界中的各种电场会将这些生物电残余的能量过滤掉,使得新生命完全没有对于‘前世’的概念。但也有人对前世念念不忘,那是因为大脑里记录了太多的恩怨,产生一种强大的激素能量,可以保护生物电不被干扰,完整地进入到新的肉体当中去。但这种能量要足够强大,否则也很容易破灭,所以能够保留有前世记忆的人很少,概率是几十亿分之一,也就是说大概整个星球上在同一时刻只可能有一两个这类人存在,所以人们自然就把他们看做异类,甚至当成是精神病患者。过往时代的不公让他们留下了深深的悔恨,他们迫切希望能了结这没完没了的恩怨。”

她不再哭泣,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算命师。他继续说:“但冤冤相报未必是无限循环的,只是冤孽太深,灵魂才会难以超脱。姑娘你这一劫,只能在轮回之中慢慢地了却了。世人堪不破这情障,但你又不幸地逃脱不了轮回中意外的安排。罢了,还是请科学家帮帮你,让你将前世的记忆通过催眠还原出来,请求法律给你一个公正的结局。”

“不,他们谁也不会相信的。前世的情债,如何能够今世索取。前世的我已死,今世我…我要忘记这一切……”算命师苦笑着摇摇脑袋:“世间多少不公不正,多少冤魂野鬼飘荡其中,含恨再世?世人戾气深重,苦海无边,皆是为此。此恨不了,只怕世间再无公正之事。”

她继续长大,始终孑然一身。她忘不了前世的痛楚,梦里心里都是那个白衣翩翩的魔鬼:他冷酷的眼神,另一个她恶狠狠的动作,还有她在三生石畔难以扫去的苦苦眷恋……她想着算命师的话,不错,世上之人又何止她有前世的冤屈?她只是个难以扫去魔障的不幸者而已。前世有太多太多的动荡,太多太多的幸福毁灭在权势者之下,他们甚至不敢呼唤一声冤屈,此恨就绵绵无绝期了……可情人相负,更令人切齿。人心易变,实在是一种可悲。

在梦里,她独自伫立在三生河畔,水中忽然映现出一道不符合时代意境的楼房,身着古装的她疑惑地将手伸了过去,一道红光闪过,飞向了西北边的山中,跌入山谷里了。此时水中映出了一个女子的脸,不错这正是那位负心郎的新宠!她狠狠地一拳打了过去,那位女子化作一道红光,跌向山谷去了,仿佛是之前那道光芒的再续。此时她意识朦胧,仿佛在半梦半醒之中,听到了微弱的婴儿哭声。她一睁眼,一切都归于沉寂。

明月当空,朦胧地照耀着前世今生的奈何桥。一缕缕不肯散去的孤魂,正在寻找通往前世的归路。她突然明白,自己的梦境中,意外和仇人转世的思维场连通上了。在思维场进入胚胎的那一刻,总是有特别强烈的反馈激素,将以往的残留的回忆尽情倾倒。瞬间被她大脑中苏醒着的隐秘细胞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