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枪虽然不至于一下子把这“速冻”的坚冰融化,但从边缘将冰层切开,经过一定时间的火力喷射后,终归还是能将它的边缘软化,如此一来就很是利于救援了。不过有一点,最好是迅速汽化,不然融化的水很可能灌入昏迷者的七窍里,导致其受到再度的伤害。至于能量服的防护,有效期也不长了,保险起见,必须要尽快地完成激光切割,多多地救一些人出来。
“上帝的子民,却成了上帝的上帝,真是个戏剧化的结果啊。”那个绿皮肤的机器人头儿悠闲地说道。
“头儿,你觉得我们会是人类的上帝?”
“废话,只有上帝拯救子民一说,哪有子民去拯救上帝的?所以,角色的互换自然理所当然啦,哈哈。”
“是没有这一说,但这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即使我们真的是上帝,那能有控制自然的力量吗——人类也做不到,我们同样如此。”
“想这么多干嘛,二位兄弟,我们都是铁哥们,浪费这些感情干嘛……”一位机器人打断了他们那“忧国忧民”的讨论。
不少符合条件的年轻人和中年人正不断地被救出,有些在激光枪扫射范围内取暖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看到他们在能量服包裹之下的躯体只有一丝一缕的热气,都把热泪洒在了他们的脸上,似乎这样做就能让他们快些醒转过来,看看面前活蹦乱跳的孩子,再给他们一次拥抱,一次亲吻。他们向机器人表示感谢,机器人们承诺会将他们的父母唤醒。这时一个小女孩在人群当中左顾右盼,一个携带激光枪的机器人摸了摸她的头,用亲切的口吻说道:“你的父母很快就能救出来了,再等等吧,乖。”
“不,我要爷爷奶奶!从小就是爷爷奶奶陪我长大的,快救救我的爷爷奶奶!”
机器人们听闻此言后陷入了沉默。“老人,是这个社会上最缺乏力量的群体,而且人们也要求在灾难面前,年轻人优先获得被救的权力,因为他们还要传宗接代,还要抚养祖国的花朵。而老人不需要,他们带给人类社会的只是情感的寄托,人类为了情感和道义,在和平的时代自然需要老人,可一旦面对可能危及全人类生命的灾难,情感和道义又算得上什么呢?”
“如果能够把全人类都救下,我们当然要尽全力去解救,但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在我们的认知里,优先解救的是年轻人,我们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人类所定义的),至少要先把解救年轻人的事业完成之后仍有余力,我们才能接下去按照年龄顺序解救那些老人。有的孩子确实离不开老一辈的陪伴,但我们还得先遵照规矩来,这世界的制度本就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内心想法,不然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伤悲愁苦呢,哪来的艺术文化发展兴隆呢。”
“不过女孩只有一个,只有一个孩子这么要求,我们就先破个例满足她吧,她还那么小,不懂事,只知道爷爷奶奶。一定是她父母太沉迷于某些东西,以至于对她不管不顾了,只能把她丢给老人家照顾,她的父爱母爱是缺失的。我们帮帮她也无妨。”
“可是如此一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请求我们解救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这个时代,许多年轻人已经厌倦了养孩子的那些繁琐程序,只有老人,才有抵抗科技诱惑的能力,用心地关心、照顾和陪伴孩子。难道都要为他们而一次次破例吗?这不是违反了我们的本心么?”机器人们一边潇洒地挥舞着一道道激光破冰,一边激烈地讨论着。
“看到谁就先救谁吧!孩子,你的爷爷奶奶在哪呢?”一个面相温和的机器人把女孩抱了起来,在坚冰上小心翼翼地行走着。坚冰上布满了裂缝,裂缝中雾气荡漾,机器人们的眼睛可以透视和精准判断保证不出危险。女孩则对面前的景象感到很兴奋,她看着脚下的冰层用目光搜寻,机器人则按照她的指示,向着她指示的那个大概方位走去,而且同时还要计算时间、地点和那个地方的海水冲击程度,以及可能受到的各个因素的干扰,才能准确地判断出女孩的爷爷奶奶可能被掩埋的位置。这有点浪费时间,其它机器人同胞必须更迅速地解救其他人,才能使任务高效率地完成,否则他们心中不安宁——即使人类不会怪罪他们。他们不知道这是机器人族发自内心对人类的友好,还纯粹是人类对他们的间接控制。
“在那里,那就是我的爷爷奶奶!机器人叔叔真棒,这么快就找到了!滑冰的技术也那么好,等爷爷奶奶出来以后,教我滑冰可好?”女孩用一脸看待偶像的神情来看着面前这位机器人。
激光枪的火花闪耀之中,能量服内的空调开了起来,把温度调节到了人体舒适度最高的水平。光芒闪耀之中,女孩被一个机器人引导带往安全区域,然后看着那根“金箍棒”划开一道道绚丽的光芒,然后便是一片雨雾,随后水花又消散在了空气里,化作了一缕缕云烟。